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英国货车藏尸案:越南每年1.8万人踏上这凶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3日 04:33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英国货车藏尸案:越南每年1.8万人踏上这凶途

  10月23日,英国埃塞克斯郡的一辆货车里发现了多达39具遗体,震惊全球。经过数日的调查,英国警方于11月1日发表声明,39名遇难者均为越南人。

 △亲属安慰这位55岁母亲,她年仅20岁的孩子或在货车死者之中 图据纽约时报 △亲属安慰这位55岁母亲,她年仅20岁的孩子或在货车死者之中 图据纽约时报

  据《纽约时报》报道,越南每年有约1.8万人以8千到4万英镑的价格(约合人民币7.3~36.4万元)通过蛇头偷渡到欧洲。

  失去东欧劳动力后急需低薪劳动力,没有其他欧洲国家那样严的身份检查,英国成了越南非法移民眼中的理想去处。他们发现,很容易就能赚到比家乡高出5倍的收入。于是,每年都有上万人走上这条充满暴力与艰险的路。

  然而,举债上路,赌上性命也要走的偷渡之路,对于非法移民来说,才只个开始。

  “如果电线杆有腿,它们也会偷渡”

  越南是继阿尔巴尼亚之后,偷渡英国的第二大来源国。而越南中北部的河静和义安两个贫困省则提供了其中大部分偷渡者。这次的39名偷渡者中,很多人都来自这两个省。据河静省官员预计,仅今年前8个月里,当地就有多达4.1万人离开。

  “我们有一个说法。如果电线杆有腿,它们也会去偷渡。”当地一名牧师安东尼称。看着邻居突然用昂贵的材料装修房子,买好车,很多人也想为自己的家庭争取这些财务上的安全感,不计一切代价地争取。

  然而,一旦在异国没能实现致富梦想,非法移民的结局可能非常凄惨。他们很多都在人口贩卖组织或依赖这些组织的严酷雇主手下过活,而所在国严厉的移民系统也让他们得不到政府帮助。

  “我总是劝他们‘待在家吧’。”身在伦敦的牧师西蒙则劝故乡的人:“尽管你很穷,但你还有生活。在这里(英国),你有钱了,但你也没有生活了。”英国的老越南移民很多都是在越南战争后就去了的,他们同新移民之间有着巨大的文化差异,但也给他们提供了支持,尤其是在这次事件中。西蒙1984年就离开了越南,货车藏尸案曝光后,他接到了很多越南家庭的电话。那些人急切地向他打听,想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在货车死者中。

  “那些父亲们,那些母亲们,全都是含泪给我打的电话。那些话我简直不忍听下去。”西蒙指出,为了偷渡,他们得借一大笔钱,然后希望自己的儿女可以偷渡成功,那样他们才有钱来还债。“但现在,他们失去了希望,还丢了性命,什么都没了。”

  偷渡之漫漫长路

  当从亲朋好友那里凑够钱,他们就踏上了艰险的偷渡之路。偷渡者往往带着伪造的旅行证件,经俄罗斯去往西欧,其中最为危险的路段要数徒步穿过白俄罗斯去波兰边境。

  法国2017年的一份调查显示,一位名为Anh的越南男子告诉研究人员,他和其他5名男子在蛇头的带领下试图穿越,在白俄罗斯反复被抓,释放后又反复再试。最终,他们成功了,在波兰那一面登上了等候他们的货车。“我们很冷,两天里什么东西都没吃上,就喝融化了的雪水。”Anh告诉调查人员。

  而其他的偷渡方式则是安排精确到分的冒险。非法移民还会用那些别人用过的签证和旅行证件去欧洲机场,蛇头告诉他们,在柜台关闭前10分钟抵达机场,这样工作人员就没有足够时间检查他们的证件。

  偷渡之路会花费数月,甚至数年。20岁的Nguyen Dinh Luong是这次死亡的39人之一。他想去法国工作,好帮着养活家里的七个兄弟姐妹。父亲借了约12.7万人民币供他偷渡,但他在俄罗斯的时候因为旅游签证过期,被关在房子里长达6个月。后来,他先去了乌克兰,去年7月到了法国,在那里做了一段时间服务生。后来,他又决定去英国的一家美甲沙龙工作。他父亲也不清楚儿子为何踏上了这段死亡之旅:“可能他心太大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债还没有还完,在英国可能挣得多点。”

△伦敦的一家越南美甲沙龙 图据纽约时报△伦敦的一家越南美甲沙龙 图据纽约时报

  偷渡的路也会因为被拘捕或没钱而中断。一些非法移民被迫沿路工作,在俄罗斯的制衣厂或欧洲的餐馆里打工。为了完全控制偷渡者,蛇头通常还会向他们隐瞒所处的地方。2017年,16名越南偷渡者在乌克兰被抓获时,他们都以为自己身在法国。

  偷渡过程中,在蛇头手下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胆敢违逆蛇头,后果是严重的。“如果你不听话,男性挨打,女性则被性侵。”西蒙神父称,偷渡者不能被警察发现,所以不得不听蛇头的话。

  赴英“CO2”之旅

  从亚洲到西欧,长达6000多英里偷渡之路的最后一程,就是通过集装箱或拖挂车穿越英吉利海峡。越南偷渡者称之为“CO2”之旅。因为那是通风极差、氧气匮乏的旅程。一些越南人把集装箱里的偷渡客称为“箱中人”。

  越南的蛇头把客户送到法国和荷兰。在那里,通常由库尔德人和阿尔巴尼亚人完成后面的工作。而这起39人案中则是由爱尔兰或北爱尔兰人来做。在溜进货车前,偷渡者常常得在法国北部的路边营地里得等上数月。他们用铝制袋子把自己裹起来,藏在冷藏车里,以降低被仪器探测到的风险。

  尽管密不透风的冷藏车里如此危险,但那还只是为期数月甚至数年的残酷遭遇中的小意思而已。等待这些偷渡者的,是在有组织的黑帮手下干活,进入英国大麻工场,或在美甲沙龙专横老板的手下打工。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译报道

  来源:红星新闻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