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菅义伟新官上任“三把火”,设立“数字担当大臣”为哪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5日 02:25   新京报

  原标题:菅义伟新官上任“三把火”,设立“数字担当大臣”为哪般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菅义伟9月23日在“数字改革相关阁僚会议”上,就建立数字厅一事表示,“希望加快探讨,年底前敲定基本方针,并在明年通常国会期间提交必要的法案。”

  建立数字厅作为菅义伟政府最主要的公共政策,受到了日本舆论的高度关注,而这样一个新设机构能否帮助日本追回在数字领域“失去的二十年”,则有待观察。

  日本数字化意识早但进展缓慢

  日本从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早在1994年,日本政府就提出了以“电子政府”为依托的高度信息通信化社会。2001年,伴随互联网的兴起,时任日本首相森喜朗提出“e-Janpan战略”,明确表示要推进电子商务、实现电子政府等目标,并强调日本要在5年内成为世界最先进的IT国家。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森喜朗提出的数字化发展目标无疑是超前的,如果能够逐一实现这些发展目标,那么今天的日本也就不会是数字化“落后国”了。实际上,森喜朗之后的几届日本政府也都在不同程度上推进国家数字化战略,比如安倍晋三政府曾大力推动物联网(IoT)建设,并将数字化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等。

  然而,时至今日,日本数字化发展进程至今缓慢。今年7月10日,联合国经济社会局(UNDESA)以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为对象,在对其政府数字化情况进行调查后发布《联合国电子政府调查报告》,结果显示:2020年日本的排名降至14名(2018年为第10名),作为邻国的韩国则排名第2;在2018年“地方政府数字化排名”中,东京从2017年的第19名降至24名,在亚洲国家中,中国上海和韩国首尔并列第9名,纷纷跻身前10名。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根据日本综合研究所今年发布的一项统计调查显示:截至2019年3月,日本中央政府各部门执行的行政手续约为5.5万件,其中只有4000件是通过网络完成的,占总数的7.5%;其中,负责数字化政策推进的经济产业省、总务省的网上办公率分别为7.8%和8.0%,还不足总数的一成。

  与此同时,数字化率低也导致日本的营商环境受损。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日本排名第29位。其主要原因在于,在日本国内进行企业登记的时候,企业法人代表必须提交带有个人印章的文件,如果提供PDF文件,画质会变差,难以确认。尽管日本去年12月修改了法律,允许企业法人代表提交不带有个人印章的文件,但该法律的具体实施日期尚未确定。

  疫情成刺激日本加速数字化的“黑船”

  对日本来说,数字化进展缓慢最多是增加时间成本,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麻烦,但今年突然来袭的新冠肺炎疫情则将日本在该领域的落后彻底暴露,并在一定程度上掣肘日本抗疫。

  比如,《朝日新闻》7月时曾报道,东京都每天通过传真机来确认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由于工作量大,花费时间长,从接受检测到公布数据需要花费3天左右的时间。

  尽管日本厚生劳动省推出新的信息管理系统“HER-SYS”,帮助医疗机构、中央省厅迅速掌握相关信息,但日本地方政府和医疗机构使用该系统的比例较低,而且东京、大阪等地还有自己独立的统计系统,一时难以兼容。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此外,在疫情期间,日本政府曾向所有国民发放10万日元(约合6500元人民币)补助金。日本政府原计划让国民通过“My Number卡”(类似于中国的身份证)进行线上申请,但结果是很多民众依然前往地方政府部门进行线下申请,不仅浪费时间,而且还容易导致新冠肺炎病毒传播。

  要知道,美国、德国等国在疫情期间也曾向国民发放补助金,并通过线上申请的方式,很快就让大部分民众获得了补助金,可以说与日本形成鲜明对比。

  长久以来,日本的很多重大变革都需要有外力刺激,亦如当年“黑船来袭”迫使日本开放国门,进行维新,而新冠肺炎疫情无疑是刺激日本加速数字化的“黑船”。

  数字厅或成日本政府“电子行政的司令塔”

  此次,日本首相菅义伟在推动日本数字化发展方面,与过往历届政府没有太大的区别,更多的是对以往的完善与补充。比如,建立国际数据网、推进行政数字化、实现AI社会、推进5G技术等。

  但与以往明显不同的是,菅义伟此次在内阁设立的数字担当大臣,并成立专门的行政机构数字厅,而此前日本政府大多是设立一个委员会,或交由相关省厅进行推进。菅义伟有意将数字厅作为日本政府“电子行政的司令塔”。

  这不仅加强了数字厅的行政权力,而且也有助于从中央政府推进日本数字化发展。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稍早前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78%的受访者支持建立数字厅。

  尽管菅义伟政府的数字厅受到广泛关注与期待,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建立就一帆风顺,实际上还有很多现实的课题亟待解决。

  人口老龄化严重阻碍日本数字化

  首先,如何统筹不同政府部门的系统。日本政府各部门使用的系统不尽一致,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就曾抱怨,首相官邸的视频系统与财务省不同,导致与前首相安倍晋三进行视频会议时常无法有效进行。

  实际上,不只日本中央政府,日本各地方政府使用的系统也各不相同,这就导致无法统一进行视频会议。因此,日本数字厅成立后,需要统筹不同的政府部门使用相同的系统,从而提高行政效率。

  其次,如何推进民众接受并适应数字化。日本的数字化推进缓慢,在一定程度上也与日本严峻的老龄化有关。

  根据日本总务省发布的《2019年通信利用动向调查报告》显示,日本65岁以上老人使用互联网的比例为72.4%,可以说是较高水平,但能够通过互联网灵活进行视频、线上申请等事情的日本老人比例较低,且很多日本老人对此持消极态度。

▲图片来源:Pixabay▲图片来源:Pixabay

  另据日本总务省数据,截至今年7月,申请“My Number卡”的65岁以上老人仅有总数的20%。因此,如何让日本民众,特别是老年人接受并适应数字化,可以说是日本数字厅的一大挑战。

  最后,如何打破不同部门的利益。数字厅确实是日本政府的一个独立部门,但鉴于菅义伟有意将其打造成日本政府“电子行政的司令塔”,也就意味着数字厅需要一定程度的“集权”。

  此前,日本的数字政策有经济产业省和总务省主管,而根据目前公布的方案,数字厅将统合内阁官房、内阁府、经济产业省以及总务省的部分权限、人员和财政预算,这必然会招致相关部门的反对。

  因此,数字厅作为一个新的政府部门,并且还获得菅义伟首相的高度关注,但它能否打破现有的利益藩篱,显然不容乐观。

  设立数字厅是日本新首相菅义伟的重要公共政策,但加速推进数字厅建设只是为了尽早建立政绩,那么必然难以取得预期的效果。数字化确实能够带来便利与快捷,但推进数字化的过程显然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陈洋(媒体人、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