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新冠疫情阴影下,命运迥然的三艘豪华邮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21日 18:35   澎湃新闻

  原标题:新冠疫情阴影下,命运迥然的三艘豪华邮轮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中,邮轮是一个特殊的情况。近乎封闭的空间、巨大的游客载量、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和船员、牵涉多国的管辖权……

  其中,同属世界最大的邮轮集团嘉年华邮轮的“钻石公主”号、“威士特丹”号和“歌诗达赛琳娜”号三艘豪华邮轮在过去一个月内遭遇了截然不同的命运。

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中新网 图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  中新网 图

  “钻石公主”号:整船隔离,确诊人数逐日递增

  载有3711名乘客和船员的“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一艘。从2月5日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之后,船上的确诊者已经飙升至634人(未计入各国家和地区包机接走的船上人员中确诊病例),其中两名80多岁的老年患者死亡。

  “钻石公主”号1月20日从日本横滨出发,途径日本鹿儿岛、中国香港、越南下龙湾、中国台湾等地,原定于2月4日返回母港横滨。2月1日,一位此前下船的中国香港乘客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此后,邮轮于3日晚提前到达横滨,日方人员随即上船开始检疫工作,船上所有人员不被允许下船。

  2月5日,日本政府宣布邮轮上有10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当日,日本政府要求邮轮上所有人必须待在各自的舱房内隔离14天,只有部分船员在工作需要时可以外出。每天的餐食会送由船员送到客舱门口,乘客也可以申请自己需要的药物。但据一些乘客的说法,并没有及时得到适合自己的食物(如适合糖尿病患者的餐食)以及药物。

  此外,船方还向乘客提供了数独、折纸等游戏,增加了电视节目,帮助他们打发隔离的时间。经协调,邮轮乘客每天可以分批到甲板上活动,但必须相隔一定距离。

  在隔离的同时,日方在继续进行检疫工作。令人揪心的是,几乎每天邮轮上的确诊人数都在上升。尽管确诊者会被转移到陆地上的医院接受治疗,但与他们同处一室的人则继续在“受污染”的房间中隔离。

  不仅如此,日本著名传染病学家岩田健太郎18日登上邮轮考察后,当晚即发布视频披露了船上的混乱情况。

  “‘钻石公主’号就是一台新冠病毒的生产机器。在船上所看到的一切让我非常震惊,几乎要昏过去,在20多年的防疫工作经历中,我从未感到自己的感染风险如此之大。即使在非洲抗击埃博拉病毒与北京抗击SARS时,也没有那么令人恐惧。”岩田在视频中说,他查看了船内的几个地方,发现这艘邮轮在感染控制方面做得完全不够,甚至连基本的“绿区”(未被感染)和可能被病毒污染的“红区”都没有区分。随后,岩田的言论遭到了日本官员的反驳,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19日的记者会上回应称,日本政府采取了一切措施防止疫情扩大,岩田本人也于20日清晨删除了上述视频。

  除了船上的混乱管理,对于部分乘客和外界关于“全员检测”的呼声,日本政府内部也争论不断。直到2月18日,邮轮原定隔离期结束的前一天,日方终于完成了对所有人的新冠病毒检测提取工作。

  19日,“钻石公主”号上首批病毒检测为阴性且未和确诊者住在同一舱室的乘客开始下船。下船工作共持续了3天。下船的乘客由大巴送到到横滨站等多个交通枢纽站,部分乘客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回家。

  在隔离期间,美国、韩国、澳大利亚、中国香港、以色列和加拿大等国家与地区派专机接走了船上的本国和本地区人。

“威士特丹”号“威士特丹”号

  “威士特丹”号:辗转多地,放行后查出新冠确诊病例

  就在“钻石公主”号停靠在日本横滨港外接受整船隔离期间,另一艘邮轮“威士特丹”号(Westerdam)穿梭于多国之间屡屡碰壁。

  尽管一度出现“船上有新冠患者”传言,载有1455名乘客和802名船员的“威士特丹”号(Westerdam)在航行过程中并未确认出现新冠病毒感染者,但是由于对疫情的担忧,菲律宾、日本、韩国、美国属地关岛和泰国先后拒绝该邮轮入境停靠。其中,美国国务院曾要求关岛接受该邮轮,但关岛政府并未听从。

  自2月4日至5日停靠中国台湾的高雄后,“威士特丹”号在海上“漂泊”了近10天。最终,柬埔寨接纳了这艘的邮轮,“威士特丹”号于2月13日抵达了柬埔寨。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赞扬柬埔寨是世卫组织一直呼吁的“国际团结”的榜样。

  美国《纽约时报》17日报道称,邮轮在柬埔寨停靠后,船上只有20人因主动申报症状而在下船前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他们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另外有乘客表示,对这20人以外的乘客的健康检查仅限于红外温度计体温检测。

  14日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并从柬埔寨国内的机场飞往各自国家。柬埔寨首相洪森专门到西哈努克港码头欢迎乘客,还提议为滞留在柬埔寨首都金边的乘客提供观光大巴服务。

  当天,有一名从“威士特丹”号下船的美国女性与144名乘客一起从柬埔寨飞往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在抵达马来西亚后,这名女性于15日被确诊为新冠病毒阳性。而此时,“威士特丹”号邮轮上的两千多名乘客与船员中的近半数,早已四散在全世界各地。

  尽管在随后对滞留在柬埔寨国内的乘客和船员的重新检测中,747名船员和781名乘客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但这并未打消国际上对于“威士特丹”号上人员是否会将病毒传向全世界的疑虑。

  2月20日,邮轮的最后一批乘客搭乘飞机离开了柬埔寨。

“歌诗达赛琳娜”号“歌诗达赛琳娜”号

  “歌诗达赛琳娜”号:24小时完成检疫

  相比于“钻石公主”号和“威士特丹”号两艘邮轮引发的担忧,“歌诗达赛琳娜”号的表现就像是“别人家的孩子”。

  1月20日, “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满载3706名游客和1100名船员,从天津国际邮轮母港出发。

  1月23日,邮轮停靠日本佐世保港。船上15人出现发热症状,其中包括2名儿童和10位外籍船员。

  1月24日夜里,天津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接到“歌诗达赛琳娜号”的告急报告。

  1月25日凌晨1点,天津指挥部发出指令:立即组织专家、医务工作者登船采样、开展流调,第一时间掌握现场情况,为进一步决策提供依据。明确由海关、卫健委等部门组成应急小组,赴锚地实施登轮检疫。

  此时, “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正驶向母港天津港。据《天津日报》和北方网此前的报道,除了15人出现发热症状外,船上还有140多名湖北籍乘客。当时,武汉已经“封城”,中国各地都对抗击新冠疫情严阵以待。

  接到报告后,天津方面要求“歌诗达赛琳娜”号暂不进港停靠。25日凌晨5时许,天津滨海新区卫健委和海关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乘拖船登上邮轮,对船上所有人员测量体温,最终确认了共有17人出现发热症状。

  工作人员采集了发热人员的样本后,为了节省时间,样本直接由直升机取走。由于邮轮上没有直升机停机坪,机组人员决定悬停在邮轮上空,通过悬吊的方式将待检样本装机,飞回陆地。直升机落地后,载有样本的车辆由警车开道,于12时送至天津市疾控中心检测。3个多小时后,检测结果出炉,17人均为阴性。

  随后,“歌诗达赛琳娜”号被允许靠港停泊。25日20时30分左右,乘客开始下船,2小时后下船完毕。据报道,乘客中约1500名乘坐滨海新区安排的大巴车前往轻轨站和火车站,约600人由旅行社安排乘大巴离开,约1600人由亲友接走。而35名因疫情暂时无法返乡的湖北乘客由滨海新区政府安排了食宿,并为每个房间配备了体温计,每天早上8点和下午4点监测游客体温。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