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柳叶刀:美国非法退世卫威胁全球及美国民众健康安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19:27   澎湃新闻

  原标题:柳叶刀:美国非法退出世卫威胁全球及美国民众的健康安全

  “柳叶刀The Lancet”微信公号7月14日消息,《柳叶刀》(The Lancet)7月9日发表评论,

  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是非法的,并且会威胁全球及美国民众的健康安全。

  COVID-19疫情暴露了WHO在权力和资金方面的不足,需要进行实质性改革。退出WHO将对美国的安全、外交、影响力多个方面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美国不能切断与WHO联系,否则将会造成重大的破坏和损失,大大降低美国人的安全指数。在世界面临着历史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际,这是国际社会最不愿意看到的。

  2020年5月29日,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宣称,美国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关系,并将本该向WHO缴纳的会费重新调配至美国全球卫生优先事项。2020年7月6日,美国政府正式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美国有意退出WHO。而与此同时,全球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单日确诊病例数不断升高,美国超过四分之三的州感染病例不断增加。作为回应,750位来自学术界、科学界和法律界的领袖敦促美国国会阻止总统该项举措。

  美国国会、法院和公众都有权阻止这一不计后果的决定。

  早在1948年,美国国会两院(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了一项联合决议案,使得美国成为WHO的会员国之一,这一决议此后获得了历届政府的支持。前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曾明确指出,该决议案是美国加入WHO的法律依据。现任美国政府单方面通知联合国其退出WHO的行为本身已违反了美国法律,因为该项决议尚未获得美国国会的明确批准。

  美国最高法院的判例清楚地表明,“当总统在未经国会明示或暗示的授权情况下采取行动时,总统的权力将被最小化。”

  美国政府退出WHO并终止资助WHO的决定,违反了1948年联合决议案中的一个约束条件,即美国退出WHO前必须履行其规定的相应义务。法律规定,美国必须支付当前财政年度的财政承付款项。由于美国不可能在2021年7月之前退出WHO,因此美国必须支付WHO到 2021年底的强制性会费。

  而正因为无论何种形式的退出都只能在2021年7月之后才能生效,那么新一任总统只需在上任后撤销美国退出WHO的决定即可。

  退出WHO将对美国的安全、外交、影响力多个方面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WHO拥有极大的全球影响力和合法性。美国政府很难让美国真正脱离WHO的管理和规划。泛美卫生组织(The 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 PAHO)是WHO六个区域办事处之一,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同时,美国还是两项WHO条约的缔约国:《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WHO Constitution)将WHO确立为“国际卫生问题的指导和协调机构”;《国际卫生条例(2005)》(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 IHR 2005)为流行病预警和应对提供了治理框架。

  多家美国机构在一些重要领域上与WHO保持合作,如果二者关系中断,上述合作将受到损害。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有21个WHO合作中心,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有3个合作中心,均重点关注美国的优先事项,包括消除小儿麻痹症、预防癌症和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此外,44 个WHO护理和助产服务合作中心的秘书处也设在美国。

  今年秋天,季节性流感和COVID-19将对卫生系统能力带来双重考验。在开发每年一度的流感疫苗上,美国或将被排除在全球体系之外。

  WHO全球流感监测和反应系统(WHO Global Influenza Surveillance and Response System)汇总来自全球各国的数据,从而跟踪并研究病毒的循环和传播机制。美国的代理商、制药公司和实验室还依赖WHO《大流行性流感防范框架》(WHO Pandemic Influenza Preparedness Framework),以获取新型流感病毒样本进行疫苗研究和开发。因此,与WHO断交可能会阻碍美国获取研发防治流感生物对策的关键工具。

  我们迫切需要COVID-19疫苗,不仅是为了保障公众健康,也是为了能够安全地恢复社会活动。为了治疗COVID-19,WHO正在开展“团结”临床试验(Solidarity trial),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加入。此外,WHO还启动了“获取COVID-19工具加速计划”(Access to COVID-19 Tools, ACT),用于COVID-19的诊断工具、治疗方法和疫苗研发。如果美国不参与这些由WHO发起的倡议,美国民众获取稀缺疫苗供应的机会可能十分有限,并且很有可能被禁止前往其他国家。

  美国具有经验的卫生系统工作人员经常被借调到WHO,或被纳入疫情应对小组中。作为世卫组织—中国COVID-19联合考察团的成员,美国专家有机会前往中国武汉。若非WHO会员国,美国迅速应对国际疾病暴发的全球卫生战略将大打折扣。除了COVID-19,WHO还在追踪并应对全球数十种传染病的暴发,包括多哥的黄热病、沙特阿拉伯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巴西的登革热等。2020年6月25日,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宣布全球史上持续时间第二长的埃博拉病毒疫情结束。WHO在刚果战区部署了疫情援助人员,即使当时白宫禁止美国CDC人员参与援助。2020年6月,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报告了一起位于刚果西北部暴发的与埃博拉病毒无关的新疫情,WHO就已经部署了增援队。WHO在遏制传染病传播方面发挥的关键性作用不仅限于疾病暴发。1980年,世界卫生大会宣布天花被正式根除,堪称WHO的历史性成就。时至今日,WHO在抗击艾滋病毒、结核病、疟疾和降低孕产妇死亡率方面取得的关键成果,确保了美国对外援助项目得以有效开展。

  COVID-19疫情暴露了WHO在权力和资金方面的不足,需要进行实质性改革。WHO要求各国遵守《国际卫生条例》的权力有限,甚至受阻于独立核实官方政府报告。但在退出WHO后,美国会成为“局外人”,缺少推动关键改革的全球影响力。

  此外,陷入孤立的美国行动无论如何无法取代一个真正的国际机构。在这个多极化的世界里,不履行条约义务将意味着无法保证他国会与美国开展合作。

  美国乃至全球的卫生与安全需要(美国)与WHO进行强有力的合作——这是美国自1948年以来资助WHO和支持加入WHO政策的基础。

  美国不能切断与WHO联系,否则将会造成重大的破坏和损失,大大降低美国人的安全指数。在世界面临着历史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际,这是国际社会最不愿意看到的。

  来源:“柳叶刀The Lancet”微信公号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