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阿富汗内部和谈满一周:美国“强扭的瓜”不太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6:54   澎湃新闻

  原标题:阿富汗内部和谈满一周:美国“强扭的瓜”不太甜

  9月19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阿富汗内部和谈已经进行了一周。这是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首次进行直接对话,也被认为是解决阿富汗40多年来战乱与冲突的一次重要机遇。

  根据9月12日和谈启动仪式披露的信息,此次谈判内容涉及永久停火、民兵组织裁军、妇女及少数民族权利等问题。更重要的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还将讨论未来的国家宪法安排以及双方可能的权力分享方案。但截至目前,和谈各方向外界公开的信息仍然有限。分析认为,在持续袭击的威胁和各方政治分歧的拉扯下,这场谈判将会复杂而艰辛。

  “这次本来就像是美国强压的‘相亲’一样,形式大于内容,逼着阿富汗政府妥协,所以双方的谈判条件、要价都差距很大。”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中亚研究》副主编朱永彪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阿富汗内部和谈短期内不太可能谈出结果,长期来看也不乐观。

  结束阿富汗战争一直是美国总统川普热切盼望的“政绩”。去年年底美国与塔利班重启和谈,今年2月达成协议,此后屡屡传出阿富汗内部和谈风声,却又数次推迟。经川普政府极力促成,此番和谈最终在美国大选前两个月前仓促启动,这颗强扭的“和平之瓜”也注定不会太甜。

  “1小时结束20年的内战,毫无意义”

  和谈开启前,美国方面早就摆出了热烈欢迎的姿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这次和谈是“真正重大的突破”。他在主持12日的和谈开幕式时敦促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双方“抓住机遇确保子孙后代的和平”。

  “阿富汗未来的政治制度由你们自己制定。”蓬佩奥说道,“在象征意义上,这一点非常重要。”

  但据《纽约时报》报道,许多阿富汗官员批评美国仓促行动,给塔利班提供了太多,却没有得到任何保证。

  “阿富汗政府希望自己处于一定的强势地位,再去谈判。”朱永彪强调,“但是目前的情况实际上是塔利班的政治地位极大提高了,好像是阿富汗政府更多地有求于塔利班,这是阿富汗政府不愿看到的。”

  自2014年北约军队结束阿富汗任务以来,阿富汗安全部队一直处于防御模式,在后勤、空中支援及情报方面失去了很大程度的支援。塔利班则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贯彻到底,成功占领广大农村地区,对阿富汗数个大城市形成了包围之势。

  据美国捍卫民主基金运营的《长期战争杂志》研究,截至今年5月,阿富汗407个行政区中约有30%被阿富汗政府控制,约20%在塔利班手中,其余地区基本处于双方胶着竞争状态。

  去年9月总统大选结果争议引发的政治危机也影响了阿富汗政府的凝聚力。阿富汗总统加尼的老对手阿卜杜拉不承认加尼再次当选,威胁要组建平行政府,虽然两人在今年5月达成了权力分享协议,但长达数月的政治纠纷让阿富汗安全部队士气低落,后勤工作陷入困境。

  据路透社报道,阿富汗代理外长阿特马尔在12日的谈判启动仪式上表示,停火问题将是和谈的首个议题,希望谈判开启后,阿富汗国内暴力活动能够显著减少。尽管多方要求停火,但是塔利班并未在仪式上就停火问题表态。

  “在1个小时之内结束20年的战争是毫无意义的。” 16日,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对媒体表示,“在我们看来,先就问题的主要矛盾进行讨论,最后再谈停火才是符合逻辑的,这样问题才能得到永久的解决。”

  一边是紧锣密鼓的和谈,另一边,塔利班也未停止对阿富汗安全部队和政府机构的袭击。据新华社报道,阿富汗政府官员17日证实,阿东部楠格哈尔省和西部巴德吉斯省16日夜间爆发阿安全部队与反政府武装分子的冲突,造成至少23名阿安全部队士兵和31名武装分子死亡。上述两省官员均指责塔利班发动了这些袭击,塔利班方面承认在巴德吉斯省发动袭击,但对楠格哈尔省的冲突未予回应。

  与“以打促谈”的塔利班相比,力促此次谈判的美国显然诚意最足。今年6月,美国已将驻阿美军人数从1.2万人减少至8600人。9月9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宣布,11月之前,驻阿美军人数将进一步降至4500人。

  “美国方面表现出来一个特点就是‘先撤为敬’,不管另外两方谈得怎么样,我先把原来承诺的条件履行到一定程度。”朱永彪对澎湃新闻指出,美国希望占有道义上的主导性,也就是“体面又负责任地”撤军。

  “其实完全可以彻底撒手走人,但是目前对美国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体面地’撤出。走之前,至少也要像当年苏联撤军的时候一样,也签署一个协议,让内部先实现一段时间的稳定,哪怕是一个月。”朱永彪说道。

  分歧与变数,和平之路依然漫长

  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仍然存在诸多分歧与变数,和谈的努力依然随时可能瓦解。此前和谈日期多次推迟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在交换战俘一事上无法达成共识,双方关于阿富汗未来政治体制的构想——是现代法律统治下共和国,还是伊斯兰教法统治下的酋长国,依然水火不容。

  “加尼和阿卜杜拉这两大派之间在和谈问题上还是比较一致的,但是在具体的问题上有一些差别。”朱永彪表示,“当然在阿富汗内部除了这两派之外,普通人、人权人士还有其他政党,很多人还是希望这20年来政治方面和社会生活方面的一些建设成就,、这些现代化的东西能够保留下来,尤其是对女性地位的担忧,是比较普遍的。”

  2001年被推翻以前,塔利班以严格的伊斯兰教法对阿富汗进行铁腕统治,禁止女性接受教育或工作。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塔利班声称自己并不反对女性接受教育,但表示女性权利受“伊斯兰价值观”所限。许多阿富汗人都认为,今天的塔利班与当年并无两样。

  据《纽约时报》报道,此次阿富汗政府派出的代表团囊括了各界人士,其中还包括三名妇女,与塔利班形成了鲜明对比。采访时被问及为何代表团中没有妇女,塔利班代表团成员反问记者称,“美国大概有45位总统,其中有一位女总统吗?”

  《华盛顿邮报》7月的一篇报道称,许多塔利班基层战士“只接受100%的权力”,他们认为,随着美国撤军,完全控制阿富汗只是时间问题。阿富汗东部马拉瓦地区的一名塔利班指挥官将2月与美国签署的协议描述为“击败异教徒梦想的实现”。该地区大部分领土已经在塔利班控制下超过9年。

  “塔利班内部接受谈判现实的人占多数,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人反对谈判。因为塔利班已经在战场上占有优势,这个优势就在于美国人没办法承受战争成本,有意撤出阿富汗。”朱永彪表示,这部分人不是主流,但是相当一部分塔利班中下层战士持这种观点。

  从一开始的非正式对话,到后来的正式谈判,塔利班已经和美国接触了十多年,但他们从来都拒绝在一些可能危及组织内部凝聚力的问题上屈服,也从未放弃过对军队的指挥权。然而与阿富汗政府达成政治解决方案意味着需要更多让步。

  “塔利班可能有一个条件,就是在政治谈判的时候要组建一个临时政府,因为它不承认现在的加尼政府,它认为这是美国的傀儡。这涉及到对现政府的改组,塔利班可能会加入进来,包括把塔利班的战士吸收到阿富汗部队里面去。”朱永彪表示,“但是从历史经验和其他各国的实践来看,这都是很头疼的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华盛顿邮报》援引国际危机组织阿富汗高级分析师安德鲁·沃特金斯的分析称,塔利班领导人担心,过早就政治妥协开始对话,有可能会让该组织5万至10万战士中的更多人脱离战斗,加入其他激进组织。因此,无论和平协议是否能谈妥,塔利班都将继续战斗。

  和谈未果,美国草率撤离也可能会让反恐的“烂摊子”无法收场。美国国家反恐中心数据显示,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认定的恐怖组织约100个,其中近20个恐怖组织活跃在阿富汗,包括残党余留的“基地”组织和逐渐活跃的“伊斯兰国”。塔利班是否会遵守与美国的约定“不再让阿富汗成为恐怖分子的庇护所”,依然难以预测。

  和谈破裂必定会导致更多流血事件。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2001年以来,阿富汗战争已经让近20万人丧生。联合国称,去年阿富汗的平民伤亡已经连续第六年超过1万人。

  “任何占领阿富汗的军队都要付出鲜血的代价,换来可怜的收益,最终大多都选择卷铺盖走人。”英国历史学家达尔林普尔如是说道。美国从“帝国坟场”抽身,历史性和谈看似迈出了第一步,但阿富汗通向和平与发展的道路,依然漫长。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