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罢免韩国瑜?民进党幕后操控大戏开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6:20   凤凰网

文/陆询(凤凰网《台湾日月谈》特约作者)

首发于凤凰新闻客户端

核心提示:

1. 2018年九合一选举,韩国瑜打动底层民众,高票当选高雄市长,“韩国瑜旋风”横扫全台,罢韩势力也开始启动

2. 罢韩团体领导人和民进党关系密切。面对罢免潮,韩国瑜打出哀兵姿态,韩和国民党都同意继续保持低调,更呼吁支持者不要出来投票

3. 韩国瑜在防疫上是真正的超前部署。但民进党一切以罢韩为前提,韩的防疫作为也都被抹灭

4. 高雄市长补选更是国民党、民进党头痛的问题。国民党找不到人选;民进党却是磨刀霍霍者众,派系内斗一触即发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投票,进入倒数计时。面对目前出台的各项民调,高雄市支持罢韩的比例超过门槛,韩国瑜被罢的机会升高。罢韩团体近期大动作不断,在最后阶段对韩采取毁灭式攻击,一定要一举歼灭韩。一位曾和韩国瑜打过选战的国民党人士坦言,现在是韩国瑜和国民党处境最艰难的时刻,因为罢韩若成真,国民党还找不到递补人选;若韩度过这一关,国民党暂时稳住高雄,未来也许还有败部复活的机会。

从“旋风”到败选,罢韩团体士气大振

故事回到2018年九合一选举,当时蓝营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派出韩国瑜南下高雄民进党提名的陈其迈,未料韩打出“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口号,竟然打动底层民众的心,高票当选市长,终结民进党在高雄长达20年的执政权。韩国瑜完成不可能的任务,也累积一股横扫全台的“韩国瑜旋风”,让国民党寄予厚望。

 2018年12月25日韩国瑜一上任市长,蓝营基层开始涌现拱韩国瑜选领导人的声浪。2019年5月,韩上任不到半年,也在民意的拥戴下,起心动念,公开表示若党内征询,他会说“Yes,I do。”当时各项民调也显示,韩国瑜出马的确所向无敌,除党内的朱立伦、王金平等人外,蔡英文、柯文哲也非其对手。

韩国瑜竞选团队成员回忆,“那应该是韩国瑜最风光的日子,走到哪里都是万人拥戴,走路有风...。”他也坦言,韩当初的确考虑过“落跑市长”给予社会的观感不佳,且高雄市民难以交代,势必成为对手的攻击点,但当时民调数据呈现的情况就是只有韩出来,国民党才有胜选的机会。韩自己也有舍我其谁、当仁不让的雄心,以致后来党内初选争议这么大,韩还是没打退堂鼓。

在韩国瑜一边投入选战,一边兼顾市政的同时,高雄市罢免韩国瑜的势力也开始启动。这群人主要是以民进党执政时的高雄市政府前文化局长尹立、“公民割草行动”发言人李俋洁、“高雄气爆自救会”会长陈冠荣,以及在“太阳花运动”后成立的台湾基进成员张博洋为核心,并发动罢免连署。

依据《选举罢免法》规定,罢免案通过分三阶段,依据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人口228万1338人为基准,第一阶段先征求1%提议书;第二阶段要达到10%连署,罢免案才成案;第三阶段则是投票,不仅同意票须达到四分之一以上,还要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罢免才算成功。

罢韩团体去年12月先送出第一阶段先3万份连署书,提案生效;今年1月11日韩国瑜败选,国民党立委选举结果也不如预期,让罢韩团体士气大振。4月第二阶段又提交37.7万份连署书,比规定的22.8万连署门槛多出近15万余份,罢免案成案。显示罢韩团体强烈的“倒韩”决心。第三阶段则是6月6日的投票日,若罢韩同意票超过57万347票,韩国瑜就成为台湾地区史上第一个被罢免成功的直辖市长。

罢韩是由民进党背后操控?

面对罢免潮来势汹汹,韩国瑜打出哀兵姿态,在高雄市议会首度为自己请假向市民道歉,并且指控早在他上任一个多月时,民进党就酝酿罢免案,而且民进党现在掌握媒体和网路,多数媒体都向民进党靠拢,让在野党吃尽苦头。韩国瑜的做法是希望提醒市民罢韩完全是由民进党背后操控,也是一场不对称、不公平的行动。韩也向支持者喊话,投票日不要出来投票,避免制造对立。

尽管民进党在整个罢韩过程中,极力撇清关系,坚称是民间团体自发的行动。不过,罢韩团体领导人和民进党的关系密切,却是不争的事实。其中尹立是民进党前高雄市长陈菊时代的文化局长,最具代表性。

尹立经常以自己是外省第二代、父亲是老兵,淡化自己的政治色彩,但仍被视为民进党罢韩打手。

“高雄气爆自救会”会长陈冠荣原本是医生,因父亲在气爆受害身亡,从投入自救行动变成政治人物,去年“立委”选举中在台湾基进不分区“立委”名单中排名第4。

陈冠荣曾对外宣称,父、母亲都是蓝营支持者,借以凸显没有民进党介入。然而,民进党在立委选战和台湾基进合击,罢韩行动上彼此互相合作也不为过。“公民割草行动”的李俋洁是妇产科医生,参与罢韩活动时都戴个口罩、自称李医生,其实立场本来就是亲绿的。

国民党高雄地方人士质疑:“如果没有民进党在背后提供资源,请问罢韩游行、集会,宣传活动,甚至发给民众的黄丝带,钱从哪里来?”这位人士也说,“不少高雄人心知肚明,罢韩就是民进党对韩国瑜的政治斗争”,并非罢韩团体诉求的韩国瑜施政不好、市政停摆、发表性别歧视的言论等等理由,私下对韩国瑜“有一些同情”;但也有不少当初投票给韩国瑜的人,对韩才选上市长就去竞选领导人大位,对权力太贪心,余怒未消。

这位人士无奈地说:“这的确也是国民党、韩国瑜无法解释的地方。”正因如此,国民党在反制罢韩的做法上,一开始就采取低调策略。首先,韩国瑜败选后,立即回归市政,也减少对民进党执政或国民党事务发表任何看法,让市民觉得就是全心全力拼市政。

一位在选战时担任韩国瑜国政顾问团的幕僚也表示,选举结果揭晓那天,韩的得票输了蔡英文一大截,和选前狂热的造势场子,完全不成对比,“韩的梦也醒了,而且一夜之间就回到现实!”他认为,“韩国瑜几乎是抱着赎罪的心态,一天当三天在做,只希望用政绩来争取市民的认同。”

至于韩国瑜过去5个多月的施政成绩如何?最明显可见的就是在新冠疫情的防疫作为。在1月底疫情还未开始爆发时,高雄市是各县市中第一个宣布防疫中心一级开设,动员全市府的人力、资源防疫,整整比台北市提前一个月开设。韩也看到未来疫情若大规模扩散,需有足够的检疫收容处所,建议政府在南部设置大型收置检疫隔离场所,但被政府否决。未料后来欧美人士入境造成确诊案例激增,政府也有建置“防疫旅馆”的构想,证明韩国瑜原本的提议是对的。

后续韩国瑜又建议,为防范疫情造成社区感染,高雄市也模拟实兵防疫演练,此举却被民进党渲染成韩国瑜为“封城”做准备,制造惶恐。蓝营人士直言:“事实证明,韩国瑜在防疫上才是真正的超前部署。但在民进党一切以罢韩为前提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让韩在防疫上有任何表现?尤其疫情造成罢韩的声势有冷却的迹象,民进党不打压韩才怪。韩的防疫作为也都被抹灭。”

退隐江湖or角逐党主席?

其次,在反制罢韩策略上,国民党内不乏鹰派人士主张,应该激发支持者出来反罢韩、投反对票,和罢韩团体对决。但眼看媒体和党内所做的罢韩民调,表态要出来投票、且投赞成罢韩的比例都过半,换算选举人口约60万余人会投下赞成票,超过57万罢免门槛,韩国瑜的市长宝座岌岌可危。因此韩和国民党都同意继续保持低调,更呼吁支持者不要出来投票。

国民党人士说,就算号召支持者不要投票被批评是“盖牌”作法,却是救韩国瑜的唯一机会。一方面是不要再冲突对立,给罢韩团体制造声势的机会。更现实的考量是,历来台湾选举只有全国性选举的投票率可以达到6、7成,但罢韩投票只是单一投票,过去类似罢免案的投票率仅2、3成,尽量压低投票率才能让同意票达不到4分之1的门槛。

最后,若罢韩案真的通过,韩国瑜下台成定局,他的下一步如何走?目前国民党内有两派看法,一是经历这一波罢韩案“全党救一人”的情况下,韩也许会暂时隐退,等待未来时局变化,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也有韩国瑜在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的亲近部属说,韩在北农总经理时就曾多次表达卸任后退休的心情,若不是被民进党逼迫在任期届满3个月前离职,也不会有后面选市长、领导人的意外插曲。若罢韩成功,韩退休也未尝不可。

但党内对韩国瑜寄予厚望的人认为,韩国瑜有群众魅力,能帮国民党找回失去的支持者。若韩失去了高雄市长舞台,角逐国民党下届主席是他唯一的出路。毕竟现任主席江启臣的任期只到2021年7月,还有一年的时间准备。

不过,韩若以党主席为目标,也将面对党内其他天王朱立伦、郝龙斌,或更多中生代立委的挑战,并非容易之路。

由于民进党已成立罢韩民意观察小组,且参选高雄市党部主委选举的2位候选人赵天麟、高闵琳都表态支持罢韩。尹立说,他曾公开呼吁主要政党的手不要伸进来,至于个别民代愿意支持他都欢迎,但无论是党部主委选举或是未来补选都是与罢免脱钩的。

市长补选更是国民党头痛的问题

至于高雄市长补选更是国民党、民进党头痛的问题。只是让国民党头痛的是找不到人选;民进党却是磨刀霍霍者众,派系内斗一触即发。

现阶段国民党内最有条件参加市长补选的人选,以现任副市长李四川、叶匡时和陈雄文最被看好,因为他们在高雄已有知名度,也有专业形象,若能顺势补选最好不过。但据了解,这三人都没有入籍高雄市,第一关就卡住。而长期在高雄经营的前“立委”黄昭顺拥有在地优势,也许可能成为救急人选,但胜算不高。

民进党部分,原本以韩国瑜的手下败将陈其迈最被看好。但绿营人士指出,520后的陈其迈才续任“行政院”副院长职务,再加上防疫期间陈是行政团队防疫总督导,已经是全台性人物,“眼界和身价都和从前不一样了”,若再回到高雄,任期只剩2年,到了2022年又要重选。陈是否回去高雄上演“王子复仇记”,仍要看蔡英文最后的人事布局。

另一方面,民进党5月24日举行的高雄市党部主委选举将是前哨战。目前海派支持的“立委”赵天麟,以及陈菊和新潮流力挺的高雄市议员高闵琳已提前开打,谁能掌握党务系统,在市长补选提名时也多了一分决定权,两人都积极争取。绿营人士说,民进党在高雄人才济济,除了赵天麟外,资深“立委”管碧玲、刘世芳过去都有意角逐高雄市长,尤其刘世芳是陈菊的爱将,曾长期担任副市长,对市政最熟稔,若陈菊要延续“菊系”在高雄的政治资源和势力,蔡英文也愿意支持,刘世芳将是最佳人选。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