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反智主义”盛行 成美国抗疫一大阻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7日 00:02   侨报

【侨报网综合讯】美国新冠疫情形式再度严峻之际,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Mark Meadows)表态“不会去控制疫情,因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样”让抗疫一线的医务、科研人员恼火又无奈。面对尚无特效药的病毒,唯有遵从科学、积极抗疫才是正解,但“反智主义”总是让谣言跑在了科普的前面。

“反科学”潮流盛行 科学抗疫阻碍重重

综合南京《扬子晚报》、成都封面新闻报道,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25日接受CNN采访时表示,美国“不会去控制”新冠疫情,因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样。”此前,副总统彭斯的两名亲信感染新冠,作为白宫应对疫情工作组的负责人,彭斯不仅没打算自我隔离,反而无视美疾控中心(CDC)的防疫指南,继续竞选活动。这些高官的言行再次验证了联邦政府不遵从科学进行抗疫的态度,也凸显了美国社会当下的一个显著分化:科学与反科学的矛盾愈发激烈。

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右)25日接受CNN采访,坚持表示新冠病毒就是“大号的流感”,政府“不会去控制”疫情。(图片来源:CNN截图)

“反智主义”通常指对智识、知识的反对或怀疑,对知识分子的怀疑和蔑视。今年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反智、反科学的现象出现爆发,并且和政治分化同步——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民调显示,有63%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新冠疫情被夸大,而民主党支持者中只有14%认为疫情被夸大。

在川普的很多支持者都认为疫情只是“大号流感”,甚至把疫情视为“骗局”的也不少见,其原因与政治人物的言行密不可分。早在2月份,川普就声称“有一天,病毒会奇迹般地消失”。川普的支持者也淡化疫情,嘲笑防疫。右翼网站“红州(RedState)”发布了大量阴谋论、反对传染病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支持川普的文章,还称福奇是“口罩纳粹”。

民众被此类媒体和政客“带节奏”,导致荒唐事层出不穷:多地出现“病毒派对”导致集中感染;自8月中到9月底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加入脸书(Facebbok)“反口罩”群组的用户增长了1800%;有人相信口罩中用来在鼻梁处定型的金属条是5G天线……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一些媒体专门为此进行事实核查报道,以正视听。

顶级期刊打破百年传统 批评政府抗疫不力

反智现象如此汹涌,让学术界多个权威机构打破不介入政治的传统,公开抨击政府抗疫不力。

10月14日,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发表社论,以前所未有的强烈语气谴责川普任总统四年来对科学及科学政策的践踏行为,公开表示希望拜登当选新一届总统。

有从事科研的网民指出,川普是美国建国200多年来,首位同时获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自然》《科学》《柳叶刀》“四大顶刊”集体炮轰的总统。

10月8日,创刊208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首次以全体编辑名义发表社论《在领导力真空中死去》(Dying in a Leadership Vacumm),抨击政府“无能”,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死于新冠疫情,“使危机变成了悲剧”。

5月16日,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发表题为《把权力还给美国疾控中心》(Reviving US CDC)的社论,批评政府对疾控中心横加干预。文章最后写道:“美国人必须在2021年1月前让一位总统入主白宫,而这位总统需要明白,公共卫生不应受到党派政治的影响。”

3月,顶级期刊《科学》(Science)的主编、化学家Holden Thorp就以“帮我们个忙”(Do us a favor)为题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社论文章,呼吁川普尊重科学。10月份,该刊采访了多位科学家及多个科研机构,梳理川普对科学界的所作所为,批评其抗疫不力。

另一本历史悠久的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于9月15日公开宣布,将在今年总统选举中“选边站”。这是该刊创立175年以来首次就美国大选明确表态。该刊10月号发表社论指出,虽然疫情会给所有国家带来压力,但白宫排斥证据和科学,“一直在严重损害美国及美国人民的利益”。

另外,81位美国诺贝尔奖得主9月2日联名发表公开信,力挺拜登,“我们国家前所未有地需要领导人重视科学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的价值”。

顶级学术机构美国国家科学院(NAS)和美国国家医学院(NAM)也于9月24日发表声明:“不断有关于科学政治化的报道和事件,特别是公共卫生官员无视事实和专家建议,以及嘲笑政府科学家的行为,令人震惊。”

“反智主义”滋长有土壤

美国一直存在“反智主义”的土壤,新冠疫情则为其提供了新的动力,特别是保守派与自由派舆论的对立,加剧了人们对科学和专家的认知分歧。芝加哥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观看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汉尼蒂(Sean Hannity)的节目与“减少保持社交距离”之间存在关联,因此,看福克斯新闻很可能对部分观众产生“致命”的影响。

美国学术界认为,反智、反科学不是当前问题的全部。《自然》杂志在社论中指出,民粹主义正在崛起。民粹主义者将世界分为“民众”和“精英”两类人。科研人员被归为“精英”,他们的知识和工作不被信任。不仅如此,“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公职人员和记者之类的人也遭受了类似的攻击”。

学术界“介入”政治,表明了打断“反智主义”循环的迫切性。然而,当下的美国贫富分化加剧、种族矛盾尖锐、政治两极化,种种撕裂都成为“反智主义”成长的温床。正如美国人文主义协会前主席尼奥斯(David Niose)所评论的:美国的经济不安全和不平等现象日益普遍,滋生了更多的恐惧和焦虑,导致对批判性思维和理性的贬低,其结果是“反智主义”成为社会的一个特征,而这与个体的智力水平无关。(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