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黑人之死凸显美国痼疾,抗议浪潮令川普选情雪上加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01日 03:46   凤凰网

在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于5月25日被白人警察乔文“膝盖锁喉”致死后,在短短一周不到的时间内,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便从事发地——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蔓延至全美数十个州,且参与人数愈来愈多,不少地区的和平抗议活动还升级成了暴力骚乱,劫掠、纵火等行为屡见不鲜。

为平息骚乱,截至5月31日,全美至少40座城市与华盛顿特区宣布实施宵禁,24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动员了国民警卫队,3个州实施了紧急状态。美媒指出,如此大规模的骚乱行为与反骚乱行动是自1968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的首次。

与此同时,在美国之外,德国、英国、加拿大与伊朗也爆发了游行示威活动,世界各地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国明州警察暴力执法。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缘何会在短时间内激起全美乃至全球民愤?全美的骚乱活动是否会持续下去,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国内由来已久的种族矛盾会否因此再度加剧?

此外,今年恰好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如此大规模的抗议与骚乱又会对共和党与民主党的选情产生何种影响?川普能否连任成功?

针对上述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几位专家,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看法。

专家简介(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李海东: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倪峰: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孙成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族裔问题痼疾与疫情叠加放大矛盾

澎湃新闻:这次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抗议浪潮,整个事件升级速度之快,波及范围之广都让很多人感到意外。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李海东:一个重要原因是,种族主义在美国是一个敏感议题,而且是历史形成的一个议题,存在时间久。对一些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而言,对这个问题感受特别深。 一旦有一些火苗,他们内心那种被歧视、遭虐待的历史记忆立马就会被唤醒。

另一个原因,就是在现实的生活中,黑人在经济、就业中面临歧视。一些行业中存在着一些隐形的歧视,虽然不公开表达歧视,但是实际政策、实际行动就是一种歧视的后果。所以这些黑人普遍工资低,受教育程度低,就业困难。

总而言之,警察致弗洛伊德死亡,直接激发了黑人内心深处对历史上遭受歧视的深层次记忆,现实生活中遭受不良待遇也强化了这种悲惨记忆。再加上现在美国国内社会高度分裂,白人与黑人以及其他族裔之间族群对立严重,这使得当前种族骚乱的规模和影响更大。

倪峰:我想主要是因为这个矛盾和现在的疫情叠加了。由于疫情的影响,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突破了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点。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美国各种矛盾都在激化。这个事情(弗洛伊德之死)就成了一个爆发点,最终造成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局面,这可能是关键的原因。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而川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川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再加上疫情,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

孙成昊:首先,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我们知道,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第二个原因,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甚至包括拉美裔,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在疫情背景下,他们生活上的艰苦、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所以,疫情加族裔冲突,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川普执政以来实施的这些国内政策,对于少数族裔来说都是非常不友好的。比如说他推出一些比较强硬的移民政策,包括之前在处理一些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川普表态或者处理方式比较偏向白人。在大选的背景下,他的这种政策肯定是倾向于自己的铁杆选民,所以加上选情的背景问题就更加复杂。

因为上述这些原因,它的规模和势头都比2017年的夏洛茨维尔事件要严重一些。所以我认为事件最终还是会平息,但它展示的这种深层次问题可能很难得到解决。

或进一步强化族裔矛盾加剧趋势

澎湃新闻:长远来看,从弗洛伊德之死到随后爆发的大规模抗议运动,整个事件对于美国的族裔问题有何影响?能够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吗?

李海东:现在抗议群体里面还没有产生出来一些像样的领袖式人物。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里边有很多不同的黑人领袖,像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等人都是很杰出的精英,懂得策略,懂得斗争。但现在这场抗议运动中还没有出现这种人。所以这就意味着,这场抗议运动持续时间可能不会短,但是会否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抗议运动那样有革新性,可能性不大。但是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倪峰:这些年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呈现出一种加剧的态势,这个事情肯定是激化了矛盾。尤其是跟疫情叠加以后,我们看到美国疫情中死的最多的也是黑人,这可能其实也是叠加效应产生的后果。

是否会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我觉得好像这次我没有看到,因为背景是不一样的。当时是美国进步主义运动勃兴的时期,包括平权、妇女权利、黑人权利等,这是当时社会的一种主旋律。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情景是什么呢?是美国社会总体上还是一种右翼回潮,而这场抗议则是对这种回潮的一种反应。

孙成昊: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也就是说,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

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一直想打造一个所谓的大熔炉,就是不管什么人来到美国都会成为一个标准模式的美国人,可以把族裔的特点融入到美国人身份特征上。但是这几年发现身份政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大家可能更强调自己是什么族裔的人,要为自己的族裔争取权益,这跟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些国内政策的引导很有关系,也跟川普近4年来的执政很有关系。如果美国国内的政客不去改变利用美国分裂捞取政治资本的导向的话,我觉得美国的族裔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将对川普选情造成冲击

澎湃新闻: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

李海东:毫无疑问,这对川普而言是又一个打击,选情客观上说有利于拜登。这个事情一出来,川普所有表态都是在谴责上街的人,而几乎不说警察暴力执法这件事情。他的立场很清晰,他站在执法者一边,而不站在受压迫者的一面。

所以,美国社会中的黑人、同情黑人并支持平权运动的白人以及其他族裔,对川普非常讨厌。也就是说。他会丢失掉有色人群中相当数量的选票,这一点很明显了。而拜登在表态中很明显是站在街头抗议这一边的。所以现在可以看出来,川普和拜登实际上在这次事件中的立场选择也是一种选战。

川普的这种表现,一方面跟他的个人素质有关,他不是一个典型的政治人物。另一方面,美国目前政治高度分裂,川普要在选举中取胜,他不是通过呼吁弥合分歧来取胜,而是通过制造更深层次的分裂,使得那些支持他的人更支持他,反对他的人他不关心。

倪峰:显然对川普是不利的。他前面已经应对疫情不力了,我觉得这个事情的爆发对他的连任可能构成一个相当大的冲击。这种事情是在他执政的时候发生的,显然对他是一个减分。最近的民调也可以看到,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他10个百分点了。

孙成昊:我认为这件事对川普肯定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本身疫情所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已经对川普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了。这种社会不稳,民众也是看在眼里的,无论是非洲裔美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美国人,他们肯定希望大选年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一年。本来一些人对他抱有一些期待,因为已经有些城市开始复产了。结果各地现在出现了各种抗议,包括一些城市进入宵禁,族裔冲突又把生活状态往回拉了,有些人可能也不敢出门了。那么这对急于复产的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对川普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

第二点,这一轮骚乱下来,如果延续一段时间的话,少数族裔出来投票的欲望是会上升的。因为现在包括非洲裔和拉美裔,他们对川普的反感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高的高点了。这些人的投票率在往年的大选里实际上是不太高的,如果民主党能够继续把这起事件塑造成是川普的执政失败,包括说服选民在下一次选举中把川普选下去,如果朝这个方向去引导,少数族裔在这次选举的投票率足够高的话,对于拜登来说是更有利的,因为少数族裔对于拜登的支持是远远超过川普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川普也会面临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