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姥姥斗大麻:当华裔家长出头抗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9日 04:18   中国日报

  2019年3月5日,‘山景城反大麻’示威行动的抗议者举起标语,其中可见到一些华裔身影。

  市议会会议的与会者,聆听一名发言人讲述她对大麻店的看法。

  白发姥姥手举标语,反对第五号加州宪法修正案。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和支持者。

  (综合八日电)9月份气候罢工,牌子上写著‘一个地球,一个未来’;3月份学区老师罢工,孩子们喊,‘我们的老师应得更多’。去年反对川普在墨西哥边界修墙,市民上街游行,邻居七岁的儿子跟他父母在一起,一边蹦一边唱‘手太小,墙造不了’。

  在加州奥克兰,孩子们一般很小就开始学习如何发声来促进社会变化。以前,许多亚裔父母强调孩子上学的目的是增加知识,不是关注政治。

  有一位美国老师大声批评一位韩国同学,说他说话声音太小,老师听不见。接著,老师把我们全班带到了学校的运动场,让他一个人冲著学校边上的一排红木树大喊。他喊了一次,老师不满意,说声音不够大,让他再喊。他又喊了一次,声音比前一次还小,于是哭了起来,亚裔在美国社会的声音真的太小。

  其实,最近几年,美国亚裔的政治参与度在慢慢上升,尤其在教育方面的问题上,体现了亚裔保守派的崛起。但是选举数据显示,亚裔的政治参与算是所有美国族裔当中最低的之一。2016选总统大选,亚裔投票率由2012年的47%上升到了49%,但是跟60%的总体投票率来比,还是低。亚裔在地方选举也并不积极,2018年期中选举,加州33%的亚裔投了票,由2014年的18%差点翻了一倍,而整个加州合格选民的投票率是51%。‘我们没时间,忙工作’或者‘我不懂政治’是我身边许多亚裔所声称的理由。

  今年三月份,90岁的姥姥她举著标牌,跟一群中国移民站在她所住的山景城市政厅示威。标牌上的英文写著‘山景城反对大麻’(No Marijuana in Mountain View)。一个90岁的老太太,又不会说太多英文,没有车,也不会用社交网路,怎么突然出现在市政府反对大麻?

  原来,山景城这家老人公寓一共有近两百位老人,其中四分之三都是华人,每天有人组织广场舞和太极拳,开窗户可以闻到邻居炸鱼的味道,这都让姥姥想起了她90年代初搬到美国前在北京一直住的那个小区。

  一群30到50岁的中国移民来到了姥姥住的老人公寓,挨家敲门,说需要老人出马,帮助保护山景城的孩子们。2016年加州64号提案将休闲大麻合法化以后,今年山景城计划批准四到五家大麻店,一家中国超市旁边就要开一家,反对者提出,那里是孩子放学去参加课外活动的必经之路,把店开在那里对孩子不好。这些家长创立了一个将大麻商逐出山景城的基层运动,他们需要更多人的支持,于是请求老人们的帮助。各位老人想起了自己的孙子,也开始替这些山景城的华裔家长们著起急来。

  姥姥很多年前考公民入籍考试,花了很多时间背面试会问的问题:美国一共有几个参议员、谁是第一任总统、美国国旗什么颜色等等。但没有人明确地告诉她民主需要积极参与。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政治生活活跃,学校大门前差不多每周都有各种各样的罢工游行、政治抗议等。2014年,有很多华裔家长反对第五号加州宪法修正案,因为担心招生中恢复使用种族平权措施会破坏亚裔孩子在加州大学的录取机会。当年,姥姥也被认识的华裔家长朋友拉去游行去了。

  山景城,像许多美国的郊区,给人一种干净、空荡荡的感觉。住在柏克莱大学城,习惯了街头满是脚步匆匆赶去听课的学生,以及许多举著标牌、酷劲十足的乞丐,比如:‘太懒,做不了强盗;太丑,卖不了身体’。柏克莱的街头散发著自由、青春的气息,而山景城的住宅区多,42%的居民是房主,感觉是老百姓安安静静养孩子的地方。跟许多南湾的城市一样,山景城的亚裔人数相当多,占全部人口的30%。

  虽然2016年加州通过公投将大麻合法化,但下面各个城市能否合法开店,还要看地方法规。在南湾,许多城市通过立法禁止或限制大麻的买卖,比如圣荷西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大麻商不能在学校、公园、图书馆,或住宅区1000英尺之内开店。据当地媒体报导,山景城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选民当年投票支持大麻的合法化,但两年以来,卖大麻的矛盾一直存在。去年,大麻零售商建议在山景城开两家店面业务、两家送货业务,但是许多华人活动人士希望全面禁止大麻生意。

  家长们说,他们抗议行动的参与者以华裔为主,主要的引擎是微信群,但在扫街时候,以及在家长教师组织发言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山景城许多反对大麻的印度移民、西裔和白人家长。山景城最早发起反大麻运动的实际上是西班牙裔,但是最近几年当地西班牙裔活动人士更关注租金上涨问题,而前一届的市长西格尔虽然支持大麻商,但反对涨房租。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去年10月份有初步的成果,市议会限制计划开四家大麻店,对家长们来说,至少比无限开店要好。但他们还是不满意,争取一家大麻店都不要开。到了去年11月,该选下一届的市长和三位市议员时,候选人都知道山景城有一个华裔团体反对开大麻店。也许是老天不负有心人,西格尔市长选下来了,一位反对大麻店的候选人丽莎·马蒂恰克(Lisa Matichak)当选为新市长,新当选的市议员也不是大麻店的支持者。

  今年五月份,市议会终于决定山景城不许开大麻店,只允许送货业务,运动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虽然是市议会投票决定山景城和大麻的未来,但华人团体似乎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前年纽约时报广场有一场街头表演,内容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运动有关。当时,表演者嘲笑了川普对穆斯林移民的态度,观众爆发出欢呼。接著,表演者现场选了一位亚裔男士参与表演,看起来应该是外国来的游客。当他被问到叫什么名字,他开始回答,表演者打断他的话,告诉观众他叫‘ching chong’就可以了,还笑他眼睛小,把他的手放在一名女观众的腰部,说亚裔男人性变态。

  亚裔是美国的‘模范少数民族’,经济上成功,政治上安静,所以许多人不把亚裔看为少数,认为不能嘲笑其他种族的困难,但亚裔可以。

  这不是因为亚裔做错了什么,而‘模范少数民族’是其他种族给亚裔贴的标签,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总的来看,亚裔总的来说确实在美国很成功,但另一方面,持续这个比较安静、乖乖工作的刻板印象导致了美国亚裔的意见被其他人忽略。

  可以说,反对大麻的家长、之前反对种族平权措施的抗议者、甚至2020年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的现象,都体现亚裔在美国民间政治领域越来越活跃、直言不讳。但在这方面,有时候亚裔也是自己的敌人。杨安泽最近受到批评,因为他在竞选活动中认同了‘模范少数’的影像,还有反大麻的家长们坚持告诉我他们平常认真工作,只是逼得没办法担心孩子有危险才出头。如果亚裔在美国希望颠覆这个刻板印象,必须开始放大他们的声音,不能怕煽动。

  上个月在柏克莱的一家小拉面餐馆,两位白人顾客欺负亚裔女服务员,嘲笑她的口音。热心的客人提醒两位顾客不要歧视别人。那位客人买单的时候,女服务员小声地耳语了一句‘谢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