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难不死平安降落 战机飞行员后成为太空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0日 05:55   中国日报

  爱德华的战机因雷达罩飞脱,打到座舱罩而严重受损,但身受重伤的爱德华仍然成功降落。

  成为太空人的爱德华。

  (综合报导)1991年,一架美国海军F-14战机,在飞行过程遇到突发故障事故,机首的雷达罩飞脱,并砸破到座舱盖上,飞行员因此也身受重伤。但是这名坚毅的飞行员,仍然将战机驾回航空母舰,并且在没有其他无线电指导的情况下,成功将战机落在航舰甲板上。虽然他因重伤而不能担任飞行员,但是他之后却成为了太空人,在太空的时数是8天19小时。

  航空极客俱乐部(The Aviation Geek Club)报导,事件的主角是前美国海军中校飞行员乔•法兰克•爱德华(Joe F Edwards),他于1984年毕业于美国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TOPGUN),并于1986年毕业于美国海军试验飞行员学校。随后,他担任飞行测试官,参与F-14A+和F-14D超级熊猫战机的试验飞行员。

  他在超过25 架不同的舰用机(大多是F-14)上飞行了4,000个小时,并成功著舰650 多次。

  然而,1991月11月13日是他最后一次战机飞行任务,那一下他的战机雷达罩的扣锁故障,整片雷达罩向后飞脱,更糟的是,雷达罩击中了前座驾驶的座舱盖,还敲到了爱德华身上。

  以下是爱德华接受访问的内容:

  航空极客:说一下你驾驶‘敞篷F-14’的惊险经历吧!

  爱德华:那时我在艾森豪号航舰(CVN-69)上,隷属恶灵骑士中队(VF-142,Ghostriders squadron),那一天在波斯湾空域巡逻,我后座的雷达武器官是我的朋友,他叫史考特•格伦迪(Scott Grundy),他是我遇过最高明的的雷达官,这很重点,我们能返回成功,也是多亏了他的导引。

  当时我们的飞行高度大约海拔8200公尺,以0.9马赫的巡航速度,然后事情就发生。F-14机鼻雷达罩的扣锁在6点钟方向,雷达罩是往上开的,我不知发生什么事,可能是扣锁生锈还是怎样,总之它在飞行过中松开了,并且打到我右边的座舱罩,击碎了玻璃,驾驶舱的压力被破坏,座舱罩碎的更严重,所幸没有蔓延到后座的部分。

  更糟的是,雷达罩还打到我的脸上,打碎了我的头盔镜,敲到我的右肩。我立刻感觉得右眼剧痛,知道有一些碎片扎到眼里,但我不能做什么,我只能庆幸我的氧气面罩戴得很牢,不然这一击下去,我可能脸骨都碎了。但是这一击还是扯断了氧气软管,甚至无线电通讯线都断了,我的头盔耳机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只剩下风声。

  我知道后座的格伦迪会想知道我的情况,我举起左手向他表示我还清醒。并示意我们现在必须立即返航,我不知道他的座舱通讯是否还能用,但他已经把母舰的相对位置传到我的面板上。

  我找到了艾森豪号,但是因为无线电不能用,我没办法告诉母舰我的飞行速度、高度等资讯,我只能放下起落架,以慢速的方式飞掠过舰岛,让他们看到战机的情况。当时艾森豪号的舰长是比尔•克罗斯(Bill.Cross),也曾是飞行员,一看到我这不寻常的飞行动作就明白了,所以艾森豪号做了一个转弯,让母舰迎著逆风,这样子战机降落的升力与减速效果都会比较好。

  即使如此,我还是花了10分钟触地重飞两次,然后终于成功著降,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著舰了。

  我在航舰的医护室得知,右眼被扎入玻璃、肺部有塌陷、右肩锁骨骨折,舰上的医护室没办法做那么大的手术,所以海军直升机把我送到巴林国际医院,我在机场上救护车时,希望司机不要因为急著送我到医院而乱飙车,我和他说‘我宁可死在医院,也不要死在救护车上’,他笑了,了解我的意思,平安的到达医院。

  虽然我没有办法再驾驶战机,但是我在4年后成为太空梭驾驶员。

  爱德华的太空任务是1998年1月22日至31日,第八次的太空梭与和平号太空站对接任务,他是奋进号太空梭(STS Endeavour OV-105 )的副驾驶。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