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纽约近9000游民入住庇护所 居民极度恐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2日 04:52   中国日报

无家可归者住进卢赛恩酒店,当地居民遂在脸书组成「追求街道安全的上西城人」,会员超过8,700人。

(纽约二十一日电)无家可归者的议题一直是纽约市的大问题,近年来还愈趋严重,在纽约市民的抱怨下,纽约市长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也表示,他计划要在五年内消除纽约市长期以来的无家可归者的问题。不过,在不见改善的情况下,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后,却因为部分的无家可归者从拥挤的庇护所,迁移住进曼哈顿的旅馆和酒店(临时庇护所),衍伸出更多问题,造成社会冲突。

根据《国家广播公司》(NBC) 的报导,疫情期间,为了确保无家可归者庇护所的安全,可以保持比较好的社交距离,约有13,000位无家可归的成人(大部分是男性)被迁移住进酒店和旅馆。这个迁移计划,在曼哈顿上城和中城造成很严重的冲突。

流浪者涌入临时庇护所 引爆居民冲突

上城被中央公园切割,分成上西城和上东城,这里是富人豪宅区。这次无家可归者迁移计划在上西城出现大冲突。

《纽约时报》报导,上西城的卢塞恩酒店 (The Lucerne Hotel),在中央公园附近,住一晚要200块美金,在八月,有283位无家可归者入住这家酒店。在此之前(五月),已有无家可归者住进这附近的三家酒店,现在约有730人。

在无家可归者住进卢赛恩酒店的二天,当地居民就在脸书组成「追求街道安全的上西城人」 (Upper West Siders for Safer Streets) ,会员超过8,700人。会员们拍照收集了不少街道现状,像是昏倒在人行道上、倒坐在餐厅的帐篷旁,有些人就开始自慰起来。

在上西城住了30多年的盖瑞•科卡拉里 (Gary Kokalari) 表示,现在看到比以前更多吸毒或酒醉的人,很多人都很恐惧,害怕出门。

连性犯罪者也乱放 上西城富人区居民恐慌

也住在上西城的爱丽森•莫波格 (Alison Morpurgo) 表示,自从附近的三家旅馆住进了好几百位无家可归者后,开始看见毒品和喝得醉茫茫的人,有些人还是性犯罪者。有时候,她早晨出门慢跑,会看到街道上有针头。大家都看到这里的改变,我们希望街道更安全,也希望这些人可以获得服务与帮助。

住在上西城的贝利克拉里酒店 (Hotel Belleclaire) 里的无家可归者中,的确有几位是有登记的性犯罪者,居民们感到非常恐慌。纽约市府表示,他们已经是庇护所的成员,所以依法有资格住在酒店里。

可是,有一所小学就在这家酒店附近,难道市府不知道性犯罪者不得居住在学校附近的法律规定吗?市府一定很清楚,不然,不会在被批评后,把一位性犯罪者迁移到他处。

市府和市府的「无家可归服务部」 (Department of Homeless Services) 面对批评和抱怨,都有回应。

上西城的许多民意代表和居民抱怨:市府没有事先通知他们,无家可归的人要住进卢赛恩酒店。「无家可归服务部」表示,因为病毒狂扫庇护所,所以四月起,开始大规模地迁移无家可归者到临时庇护所。根据市府的统计,有1,400人罹患新冠肺炎,104人死亡。现在,罹患新冠肺炎者仅剩个位数。我们当然可以事前和社区好好地沟通,再迁移无家可归者到临时庇护所,但是,根据数据,我们的紧急行动遏止了病毒的传播,拯救了许多生命。

「追求街道安全的上西城人」的领导者妮可•梅茨格 (Nicole Metzger) 表示,她不反对住在无家可归者的旁边,但是,住在这里的这群人中,有很多人有暴力背景,而「无家可归服务部」又没有提供足够的安全保护,这造成一个不安全的情况。

市长团队表示,五个行政区的旅馆(临时庇护所)都有提供服务。住进卢赛恩酒店的无家可归者,是来自包厘街 (Bowery) 的庇护所,由一个提供药物滥用和精神疾病治疗的非营利组织「重新开始计划」 (Project Renewal) 管理。该组织表示,这个酒店有50位服务人员,提供咨商、医疗和娱乐服务,有20名警卫驻守在酒店。

不过,似乎不是所有承接服务业务的机构都积极提供服务。一位曾为无家可归的人对《国家广播公司》表示,最近他离开了皇后区另一家非营利组织经营的一家旅馆,在那家旅馆,没有服务人员来关心他们,他亲眼目睹旅馆周边环境不安全的情况,而一走进大厅,就会看到那些男人几乎都在吸毒,完全没有人监督他们。走进浴室,就会看见一些人倒在一边,看起来快死的样子。所以,他很同情上西城的居民。

毒品投诉率急遽成长 政府称犯罪率没提高

纽约市政府「无家可归服务部」的发言人表示,认定那些无家可归的人都是毒虫是不对的。不过,纽约市警察局说,自五月初,这些无家可归者住进上西城的酒店后,有关毒品的投诉,在这个辖区增加了50%,不过犯罪率并没提高。

然而,毗邻卢赛恩酒店的知名法国小酒馆,生意大受影响,因为夸张的煽动性言论,许多人担心外出会被性犯罪者攻击,虽然,卢赛恩酒店的老板表示,目前住在酒店的无家可归者都未犯案。

不过,若要说生意大受影响,商业区的曼哈顿中城,受创才严重,所以大火从上西城往下烧到了中城。

《纽约每日新闻》报导,纽约市政府的「无家可归服务部」 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纽约市,有8,969单身无家可归者被安排住进酒店和旅馆,其中有5,400人被安排住在曼哈顿的32家旅馆里,而至少有3,000人都集中在曼哈顿中城(约34街至59街),而最新资料显示,已增加到4,300人。当地居民对此非常恐惧,大量的抱怨涌进市府。

当地商会痛批政府只维护少数人生存

非营利组织「布莱恩公园」(Bryant Park Corp.) 和「34街商店伙伴关系」(34th Street Partnership) 的总裁丹•比德曼 (Dan Biederman) 表示,这个情况让人们感到恐惧,他从来没看过房东和房客如此激烈的意见。

地方生意代表38街的「时装区联盟」 (Garment District Alliance) 将一封有数十个商家和居民的签名信交给纽约市长白思豪,表示:「自从在曼哈顿中城设置了很多临时庇护所,犯罪率和反社会行为都急遽升高,公开吸毒和贩卖毒品、喝酒、斗殴、挑衅行为、乞讨、口角不断、随地大小便、四处游荡等等,已成为这里普遍的现象。在这些旅馆变成临时庇护所之前,情况可不是如此糟糕,现在已到了危机的程度。」

事实上,安排无家可归者住进酒店和旅馆,除了为了避免病毒传播,拯救生命,也是没有适合住所之下,而旅馆业又因疫情完全没有生意,于是利用酒店和旅馆作为临时庇护所。

纽约市政府的「无家可归服务部」和提供无家可归者的服务机构,与「纽约市旅馆协会」(Hotel Association of New York City) 合作,被核准作为临时庇护所的旅馆,他们会支付每间客房约每天174块美金。「纽约市旅馆协会」会长维杰•丹达帕尼 (Vijay Dandapani) 表示,许多旅馆非常感激这项合作计划,因为已经完全没有游客了。

在疫情下,每个人都在求生存,如果一个政府的计划,只维护了一小群人的生存,而造成社会的混乱不安,这绝对不是好的计划。如果不赶紧修正计划,未来将会有更多因疫情而产生的无家可归者,届时要如何因应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